民警带妹妹住到派出所:13岁起抚养妹妹长大(图)

来源:互联网
发帖时间:2016-03-14 12:36

  

  

  吃饭的时候,骆燚也要黏在孙姐姐身上。

  13岁哥哥抚养妹妹长大 住进派出所就是家

  刘春燕 杨帆

  万州响水派出所在离城很远的山上,2014年设立的时候,分给所长何智勇4个民警。报到那天,3个民警都拎一个小包。另一个不同,他开了一辆皮卡车上山,车上装着锅碗瓢盆简易衣柜,几乎就是一个流动的家。他还带了一个人,这个女孩到哪里都跟着他。

  他是孙进波,女孩是他的妹妹孙建洁。

  这个特殊的家庭,像接力棒一样,传到了何智勇手中。

  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 文 杨帆 摄

  少年已成年

  2001年的初夏,丰都乡下,13岁的孙进波在村里摘桑叶,路过的村民带话,喊他快去镇医院,他妈妈不行了。

  慌乱、惊恐、云里雾里,少年在各种颠来倒去快进慢进的人声人影里,终于明白,妈妈是永远走了。

  他背着两岁多的孙建洁,妹妹只知道哭。孙进波想起以前欺负妹妹,妈妈说,除了父母,你们就是最亲的人了……他也哭。

  13岁,少年时代结束了。

  母亲走后,家里迅速颓败下去。父亲愈发沉默,跟山村浓黑的夜一样。

  少年已然成年。

  初中住读,每周只有10元生活费,他只用5元:1元买3包的凉拌海带丝,他买15包。米是自家带去的,在学校蒸好白米饭,菜就是海带丝,一周全是,每顿都是,三年都是。偶尔买一份肉,两个同学分着吃。

  省下的5元钱,他要给孙建洁买吃的。

  3年后,这每周的10元也摇摇欲坠了。父亲去福建打工。

  ——“他把妹妹托付给你?你也未成年啊……”

  ——“没有托付,没有那种仪式感……农村孩子,能走路了,就下地干活,能自己煮饭吃了,就算成年,不是按法定年龄来算的……”孙进波的同事、所长都是农村长大的孩子,都笑这个问题是对农村的误解。

  摇摇晃晃的成长

  孙进波成绩很好,是学校要全免学费留下的优质生源。唯一的问题是,他要带着妹妹上学。

  他在镇上租了一间屋子,10平方米,孙建洁幼儿园放学等着哥哥做饭吃。

  大孩子带小孩子上学,只是纸上的一句话,用无数的生活细节把它填满,那斤斤两两垒上去的重量,都压在少年一人的肩上。

  学校担心兄妹的安全,在教师宿舍辟出一块地方,拉上帘子,提供给兄妹俩。也是一个家,这算是接手特殊家庭的第一棒。

  夜里自习,小姑娘悄悄跑进教室,有时候坐在最后一排看书,那时她还没把自己蜷成微小的一粒,活泼开朗。亲近的姐姐,还会给她洗澡、扎辫子,帮她买件衣服。

  生活费依旧是提心吊胆的10元,稍有改善的是成长带来的力量。

  周末回家,孙进波在田里撒下一些种子。萝卜、土豆、白菜……农村孩子种地的技能仿佛也是不用学的,能走路就跟着父母下地,撒点种子,地里长出什么就吃什么。长出的菜,摘到学校,放电饭煲里跟大米一起焖。

  假期同学们各家轮流住,都是留守孩子,都是独自守着地,守着家,都是未成年已成年。

  高中三年,他只给自己买过一件30多元的外套。衣服不够,寝室男生混着穿。

1 2 3 共3页

最新文章
要闻
政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