筹建金控集团 茅台脚踩跨界风险

来源:互联网
发帖时间:2016-03-14 12:36

  

  跨界发展金融业务已经日益成为一种风潮,互联网、地产等多个领域的企业都有涉足,酒业也不例外。中国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茅台集团”)日前宣布,为实现2020年“千亿茅台”的目标,将金融业打造成重要的支持力量,集团拟筹建成立茅台集团金融控股公司。业内人士认为,企业涉足金融能方便自身的支付结算,也能方便企业融资,同时可以获得非营业性收入。

  筹建金融控股公司

  根据茅台集团官网发布的消息,日前董事会召开2017年度第一次战略决策委员会暨2017年度第四次董事会,会议首先对《关于筹建成立茅台集团金融控股公司的议案》进行详细研讨。

  这被视为茅台的金融业务步入“快车道”。此前,茅台已涉猎财务公司、基金公司、租赁公司和华贵人寿保险四家金融公司,并投资参股贵州银行、贵阳银行、贵银金租等八家金融企业,为集团金融板块发展积累了一定的经验。

  其中,茅台集团为华贵人寿保险第一大股东,持股20%;为贵阳贵银金融租赁第二大股东,持股20%;控股茅台建信(贵州)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。此外,茅台集团持股贵阳银行1.65%股份;参股华泰保险。

  对于此次提出的拟筹建成立金融控股公司,茅台集团相关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一切以公告信息为准。北京商报记者在集团官网看到,金融控股公司将由茅台集团全资控股,总部将设立在贵阳,同时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建立营业分部。成立后,快速发展集团金融产业,预计到2020年资产规模达到近5500亿元,营业收入近300亿元。

  版图仍有扩张空间

  值得一提的是,茅台集团对金控板块的期许比稍早前有所提高。在2016年5月公布的茅台集团“十三五”规划中,把金融称做是集团“成为世界级的牵引力”,金融板块目标为2020年实现营收150亿元,占营业总收入的15.17%;在近期接受采访时,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透露,2020年茅台集团千亿销售目标中,“200多亿元靠金融板块支撑”;在最新的新闻稿中,这一目标进一步升至“近300亿元”。

  一位金融业分析人士表示,目标的不断提高,也反映出茅台集团在这一领域布局可能还会提速。事实上,目前金融板块已是茅台集团的第二增长极。今年上半年,金融板块实现收入6亿元,同比增长1倍以上;利润总额近4亿元,同比增长2倍以上,增速均远超过集团酒业的收入增长率。

  不过,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茅台集团的金融版图仍有扩张空间。除四家金融公司外,茅台集团对于参股的八家金融机构的控制、话语权并不强,例如对于贵阳银行,茅台集团仅持有1.65%的股份,贵银金租的第一大股东占股比茅台集团多47%,茅台仅仅算是财务投资者。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,茅台集团相对布局不多,还没有消费金融、网络小贷等牌照。

  监管严盯“跨界”风险

  近年来,“跨界”到金融领域的企业并不在少数,例如“明天系”、“中植系”等。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、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介绍,很多企业之所以愿意涉足金融领域,一方面是由于企业上下游的资金庞大,在交易过程中会出现一些沉淀,形成财务积淀效应,这种效应又容易促成企业内部的财务公司,而很多银行就是从财务公司演化过来的。

  从茅台集团来看,2017年上半年茅台酒类产量已达4.2吨,并首次在半年内销售收入突破300亿元,上下游链条庞大。

  另一方面,李虹含指出,涉足金融领域,能方便企业的支付结算、较低成本融资,同时可以获得非营业性的收入,这种非营业性收入累计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变成主营业务,剥离出去。“蚂蚁金服就是一个例子,阿里巴巴最初发展淘宝等电商平台的时候,没有支付结算业务,后来发现支付宝可以承担担保和支付功能,再之后就会有自己的资金沉淀,加上获取的交易信息,进而布局贷款、征信等领域。”

  但需要注意的是,由于日前部分大型企业存在从银行获取低成本贷款资金,然后高价拆借给缺乏资金的中小放贷机构进行套利的行为,受到监管重视。李虹含认为,针对此类风险的存在,还需要监管部门加强监管。最高法在近期一份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意见中指出,对实践中存在的无金融资质的国有企业变相从事金融业务问题,应当依法否定其放贷行为的法律效力,并通过向相应主管部门提出司法建议等方式,遏制其通道业务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 程维妙

最新文章
要闻
政务